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123

假记者接触访民收集材料勒索问题公务员被查办


更新时间:2019-08-23  浏览刺次数:


  近日,西城检察院查办了数起冒充记者的犯罪案件。假记者把目光盯在了上访人员和“问题”公务员身上。

  在骗局中,高某自称是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主任,薛某自称是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二人谎称可以以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的名义给当地政府发“督办函”,要求核实访民的诉求、督促解决,或者对上访事由进行网上曝光,以此对访民收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采访费”。为了让骗局更逼真,他们还特意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作为中国廉政研究内参编辑部的办公地址,也是与访民见面的地方。

  作案时,高某、薛某并不主动联系访民,而是通过在信访局附近出售《信访条例》的闲散人员申某、陈某等“粘活”。这些人常年在信访局周围活动,与访民接触频繁,他们在兜售相关册子的同时,谎称上访不能解决问题,鼓吹要找熟人、找记者公开曝光才能起到效果。访民上钩后,申某等人便介绍出高某、薛某。

  被害人吕先生说,薛某听完自己的事情后,说“小事一桩”,可以进行采访报道,但编辑部要收8000元“采访费”。吕先生觉得可以接受,便把上访材料和钱交给了薛某。过了几天,薛某告诉吕先生文章已经发到了某网站,吕先生上网一看果然有自己反映的情况。然而没过多久,该网站就关闭了。

  高某交代,除了将相关材料发到自己创建的网站上,如果被害人要求,他们还会根据访民提供的材料写出“督办函”,发到地方政府。

  据调查,中国廉政研究内参并非国家新闻出版总局批准的合法刊物,其所寄材料性质也并非“公函”;相关网站都是嫌疑人自己注册的,与国家权力机关无关,无法解决访民诉求。

  嫌疑人李某曾经是一家报社的记者,后来因故被撤销了记者证,但他仍以记者的身份自诩,并找到闲散人员侯某作为搭档,专门寻找身边违法违纪的现象。

  去年9月的一天,李某和侯某走到一处政府机关门口时,发现路边停着两辆牌照相同的汽车,并且一辆车身上印有公务车的标识。李某觉得这很可能是公务车套牌,于是拍下照片。李某还发现公务车里面放着两条高档香烟,于是也拍了照。

  李某把“采访情况”写成材料,以记者的身份寄给该政府机关,称要作为负面典型报道或者直接上报相关部门。过了不久,李某就接到该机关常先生的电话,说要面谈此事。见面后,李某开门见山说不想这件事曝光,就要拿好处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常先生最终给了李某22000元。

  这并不是二人惟一的一次敲诈,侯某供述称,2012年他因一起交通事故被交警扣押了驾驶证,但交警在处理过程中存在着一定的不当行为,侯某把执法记录用手机拍了下来交给李某。侯某说,几天后,当时处理事故的交警便主动找他道了歉,并给了他500元钱。侯某认为,这也是李某的“记者”身份发挥了作用。

  承办案件的检察官指出,假记者泛滥,严重破坏了新闻媒体的公信力。对于该类犯罪,首先要毫不手软地针对个案进行打击,除此之外,更要从源头上进行遏制。

  “假记者很懂社会形势和被害人心理,知道什么人被诈骗容易上钩,什么人被敲诈不敢报案。只要抓住了被害人的‘小辫子’,就能任意摆布。梅毒有多可怕一接触就会被传染?很多人,”检察官说,无论是被骗的访民,还是被敲诈的公职人员,都要剪掉这个“小辫子”。

  针对上访人员,相关部门要普及合法上访的途径、流程及相关制度,公开常见诈骗手段,对访民进行警示教育;另外,还要加强对上访的管理力度,对上访事件进度、结果及时反馈,让访民充分信任。当合法途径被接受,所谓曝光、发函的骗术自然就没有了生存空间。

  公职人员要剪掉“小辫子”,不能靠打击报复,也不能息事宁人,要在工作中依法行政,按规办事,只有自己的身正,才能够打击假记者的歪风。(记者 高健 通讯员 袁硕)

  一起为改革发力习会见外国友人李克强重视知识产权36斤纯黄金鸳鸯枕EXO机场辱工作人员学费迎来“涨价潮”女举小将蒋惠花夺魁童名谦获刑五年青奥会白卷英雄成4亿富豪被俘虏女子拒做性奴女子把狗毛当零食习会见潘基文李克强会见美议员西安离婚“限号”